主页 > 巴黎女人 >

Parisian 60年代巴黎女人的时尚:反叛和解放

编辑:凯恩/2018-11-14 17:58

  他毕业于南安普敦大学时尚管理学位,曾就职于Louis Vuitton,Mary Katrantzou,多次参加法国时装周和伦敦时装周的筹备工作。

  说起1960年代的法国,不得不让人想起50年前的五月——一次“文化革命”,一次“丰衣足食的反叛”——那是“全球造反”的1968年。

  美国的 hippie 和英国的 mods,都是摇摆60年代的影子。而在欧洲大陆,“68一代”的巴黎年轻人则是更理想主义的一群:中国的革命是他们的指引。他们在游行的时候打出标语:VIVE LA CHINE ROUGE!(红色中国万岁!)

 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K一样,对“五月风暴”的第一印象来自 Bernardo Bertolucci 导演的电影The Dreamers《戏梦巴黎》。

  除了大尺度的3P、对新浪潮电影和“68一代”法国青年的致敬,电影给人印象最深的一定是带着红色贝雷帽、叼着香烟的 Eva Green。

  从2016年春夏的 Gucci、2017年秋冬的 Dior 到最新的 Chanel,这几年复古的法式贝雷帽再一次成为了时尚 icon 们必备的单品。

  1835年,贝雷帽源自拉丁语“Birretum”的法语名字“Beret”第一次正式出现。这种扁平毡帽曾是地位低下的贫穷阶层的标配。

  直到20世纪20年代的巴黎,欧洲农民的黑色贝雷帽才和时尚结缘。艺术家、作家和诗人以此来表现着一种波西米亚风格的洒脱。而法国歌手 Édith Piaf 和演员 Arletty、Danielle Darrieux 也不约而同地带起了黑色贝雷帽。30年代,Greta Garbo 让“精致优雅”的黑色贝雷帽开始在好莱坞,乃至全世界风靡。

  战后的60年代,Faye Dunaway 的重新演绎让贝雷帽再次成为了女人们挚爱的时尚单品。

  Bonnie and Clyde《雌雄大盗》中的造型并不是简单地复刻30年代,而是60年代独特的自由主义和叛逆精神下的复兴。当电影在巴黎首映,到处都是戴着贝雷帽的粉丝。贝雷帽每周的市场需求量甚至因此高达5000至12000件。

  二战时期,贝雷帽是法国抵抗运动的象征。战后二十年的法国,婴儿潮世代(baby boomers)又以贝雷帽作为革命象征来反抗曾经参战的父辈。红色贝雷帽,内涵更是不言而喻。不得不说,法国是一个充满情绪和情怀的国家。现在,法国传统贝雷帽的唯一制造商是成立于1840年帽饰品牌 Laulhère。

  不过,相较于男士的 tuxedo,Le Smoking 显然更修长,更符合女性的身材特质。

  Coco Chanel 和 Simone de Beauvoir 这样穿着裤子,还抽烟的法国女人在当时是一种颠覆者的形象,因为这些还是社会认知,甚至法律的“禁忌”。

  1969年,巴黎市政府要求巴黎警察局长立即废除“不许巴黎女人穿长裤”的法令,却遭到拒绝。直到2013年1月31日,法国妇女权利部部长 Najat Vallaud-Belkacem 才正式宣布这一法令的废除。

  因此,对于巴黎女人,吸烟装不仅仅是一身衣服,其背后是自我解放。在女性意识觉醒的时代,吸烟装的出现,是渴望平等自由的女性反抗男权社会的出口。

  即使40年代的 Coco Chanel 已经穿上裤装,休闲和运动裤进入了60年代女性的衣柜,但女人还很少在正式场合穿着裤装。媒体们指出女人的裤子是家居的睡衣,白天在街上穿裤子是可悲的。

  Saint Laurent 以中性时装表达了对女权主义的支持。他让女人穿上了男人的衣服,也暗示着女人可以拥有和男人一样平等的独立、自由和权利。

  2002年,Yves Saint Laurent 先生在自己的告别秀上再次推出了 Le Smoking,并以此作为压轴谢幕。只是女人的西服和裤装已经不再如彼时充满争议,而是成为现代女性的日常服饰。

  除了裤子,巴黎时代先锋们的“身体解放”也体现在裙子上。与50年代的优雅长裙不同,一种“长度只及膝盖以上,站立时食指和无名指触及底边”的超短裙出现在了摇摆的60年代,解放了女人的双腿。

  迷你裙的发明专利,一直以来联系着两个名字——法国设计师André Courrèges和英国设计师Mary Quant。对此,后者表示,是街上的女孩发明了迷你裙。

  事实上,André Courrèges 更早地在1964年发明了“裁剪到膝盖以上 6 英寸”的超短裙,而一年后 Mary Quant 以自己最爱的汽车 Mini Cooper 命名了迷你裙(miniskirt)并将其商业化,成为流行文化。

  1961年,与 Cristóbal Balenciaga 共事十一年之后,André Courrèges 开办了自己的沙龙。两年后,他推出了女性的裤装,并革命性地提出女性可以像男性一样广泛地穿着裤子。

  1964年,Space Age 和 Moon Girl 系列则又将现代时装推向了未来。在太空竞赛和女权运动的初期,André Courrèges 就设计出了A字迷你裙和白色平底短靴(go-go boots)。

  1965年,Courrèges 卖出了20万条迷你裙。继小黑裙后,“小白裙”又一次解放了巴黎女人。女人们露出的不仅是自己的大腿,还有她们的自由、活力和打破陈规的精神。

  时尚先锋 Coco Chanel 就嘲笑 André Courrèges 的迷你裙“毁了女人”,把女人们变成了小女孩。她还认为“没有比膝盖更丑的东西了”。法国播音员 Noële Noblecourt 因为在电视镜头前穿着露出膝盖的迷你裙,被法国广播电视局 ORTF 开除。

  摇摆的60年代已经过去半个世纪,很多当时的“新”事物都成了变革世界进入现代的历史符号。反叛和解放,是那个年代巴黎女人追求自由新世界的呼号。

  60年代的时装界,是高级成衣(Ready-to-wear)的时代,更是女性身体和精神解放的时代。感谢 Yves Saint Laurent 和 André Courrèges 等男性时尚大师对此做出的贡献。他们的先锋设计,至今以经典风格的形式一直延续并被不断创新。